最新公告:

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延安西路726号20楼I室上海市双柏路528号

电话:13988999988

传真:+86-123-4567

热线:400-123-4567

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上海摩登时代的消费、市场与文化网络构建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20-02-14 21:56

沈洁 上海老底子

上海摩登时代的消费、市场与文化网络构建

沈洁

二十世纪的海上繁华,由最初对各种物质现实的感知到对于精神内蕴的体验,文化市场的贯通其间是功不可没的。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文化的兴盛,文化经济与消费主义、市场与城市物质生活的细节,共同缔造了“大上海”的摩登时代。

1934年,一个甫来上海一月余的年轻人表达了“大上海”给予他的一种惊异:


一切新兴的东西,物质的、精神的,都由上海发动,然后推到全国去。虽然所谓新文化运动的五四运动发源于“北京”,一九二六年国民革全军发难于广东,可是上海仍是中国工、商、经济、文化、出版界的中心。从物质文化方面看,从非物质文化这方面看,上海都是中国的头脑。


“上海是中国的头脑,是一切活动的中心”,1920、30年代的上海,成为近代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文化中心,在教育、新闻、出版以及文学、电影、戏剧等各式各样的文化形态方面引领着中国文化的最前沿,以一种空前的活力与想像力创造着一个现代大都市的神话。

关于近代上海文化的既有研究已很多,但在这里,我更想关注的,是一个文化空间的生成问题。社会经济制度、消费主义,以及作为引领者与关联者的市场在都市文化的网络中相遇,文化人的成群结队来到上海,这个城市究竟有什么在吸引他们?在一个物质主义泛滥的现代都市里,性灵与物欲、文化、生活与消费,他们矛盾着又相互依赖着,是什么力量维系、关联于其间?城市文化在其生产及获取持续生命力的过程中,究竟有些什么样的因素参与其中?各自的角色、作用、特征又是怎样?从这些问题出发,我们需要考察的是,1920、30年代,上海文化的黄金时代是如何开始的。

一 市场、商业、文化网络

1920-30年代,上海文化空间的生成有其赖以发生的人文环境及其独特的生产模式。

上海作为一个成熟的工商经济中心,也是晚清五口通商以后逐步奠定的。据1935年的调查,上海公共租界就业人口的职业构成,工业占28.28%,商业占16.36%,银行、金融和保险业占0.95%。1946年对上海290万就业人口的统计,从事商业的人口多达57万,占19.76%;在商业中心的黄浦区和老闸区,从商人数比例高达45%和44%。就从事工商业的人口比例而言,也实证了民国上海不可动摇的经济中心地位。工商经济发达,造就了繁盛的商业氛围。这使得生存于其间的文化组织也深深沾染和浸润了商业化的气质。胡道静在《上海的日报》一书中谈到上海成为全国新闻纸中心的原因时说:“上海商业的发达,使报纸容易获得培植的原运力。”这是以新闻业为例,指明了文化的发达实则与商业、市场的成熟有莫大关系。

上海摩登时代的消费、市场与文化网络构建

以市场为联结,文化内部各构成因素之间往往是连成一片的。以上海的戏曲市场为例,其兴盛以至成为戏曲荟萃之地,与上海近代都市化进过程同步。成熟的文化经营体制及由之造就的广阔的市民文化娱乐市场使得各种戏曲在上海都有生存空间。1860年代后期,京剧名角纷纷南下上海,与原来在上海演出的徽班演员共同造就了沪上的“梨园盛世”。太平天国运动以后,东南富户纷纷迁居沪上,在上海租界开办工厂,经营商业,租界万商云集,人口激增,工商业迅速发展,商业中心由原来的五马路逐渐向石路(福建路)、大新荷(湖北路)扩展。经济繁荣促进文化娱乐业的发展。几年间,规模宏敞的大型剧场相继出现,如汉口路广西路口的文明大舞台,九江路浙江路口的新新舞台(原为楼外楼游乐场),福州路云南路口的大新舞台,牛庄路广西路口的三星大舞台,福州路湖北路西首的丹桂第一台,闸北的春华舞台,南市九亩地的新舞台,虹镇的翔舞台,都成了京剧的大本营。1920年代起,由于戏剧兴盛,上海又涌现了许多新的演出场所,这时兴建的剧场无论规模和设备都有很大发展。到1930年代,据不完全统计,上海戏曲演出剧场有一百多所,观众席位总数达10万个以上,一个演员有时一年要演出400多场。上海有关戏曲的报刊(包括报纸专栏和专业性戏曲报刊)不下几十种,加上各种剧场、演出的经纪人、服务人员,围绕戏曲活动的是一支庞大的职业队伍,而戏曲活动的消费成员,每天起码一二十万人。除了专门的剧场,上海还有许多游乐场也兼演出戏曲。如花花世界、新世界、大世界、神仙世界、小世界(原南市劝业场)等,后来法租界又曾开过一家大千世界。还有几家大公司的屋顶花园,如永安天韵楼、先施乐园、新新游乐场、大新游乐场和南市小东门的福安公司,都有京剧专场,且都是日夜两场戏。此外,不少大戏院,如黄金、卡尔登、皇后、亚荣、虹口、卡德等,也常上演京剧。这既为京剧在上海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亦可见京剧在上海扎根后呈现的繁荣局面。完善的演出场外,固定的观众也是戏曲市场发达的重要保证。有研究者将旧上海的京剧票房归为八种类型:(一)属于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如海关俱乐部平剧组、警察局俱乐部平剧组、工部局华员俱乐部京剧组等,银行界以中央银行为首的约二十余家大型银行都有业余京剧组织。(二)属于各行业公会的,如粮食业的粮社、橡胶业的胶社、烟洒业的烟社、铜锡业的锡社等。(三)属于同乡会的,如山东同乡会的鲁社、宁波同乡会的甬社等。(四)个人出资创办的,如“海上闻人”林康侯的大社、“海货大王”桂襄卿(梅门弟子、著名京剧演员沈小梅之夫桂伟桢之父)的襄社、黄振世的振社、丁存坤的丁社、陈中和的平和社、祥生出租汽车公司周祥生的祥社、戏剧界名流刘菊禅的菊社、周信芳女婿张中原的大观雅集票房等。(五)由各亲友集资合办的,如亦社、龢社、德社等。(六)隶属青洪帮组织的,如张仁奎的仁社、黄金荣的荣社、杜月笙的恒社,洪帮成立的洪社,等等。票房常为帮会集团聚会之所。(七)既是票房,又具研究性质的,如黄桂歇的秋声集、杨畹农的梅剧进修会(研究梅兰芳派艺术)、陈大濩的濩声社(研究余叔岩派艺术)、苏少卿的国剧协会(兼京剧生旦净丑各行当及文武场面的研究)等。它们以研究流派艺术为主,教授方法从过去的心传口授,发展到使用剧本、简谱、讲义,便于学者掌握。(八)少数票房是中共地下党的外围组织,以学戏、演戏作掩护,如益友社、华联同乐会平剧组、银钱业联谊会(简称银联)等。在为数众多的票房中,社员(票友)多的有数百人,少的也有二三十人。成熟的戏曲市场和演出体制造就了近现代上海戏曲舞台的丰富和繁荣。市场奠定了生存的基础,也提供了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市场越大、观众越多,对戏曲艺术本身的提升就越有利;而随着艺术水准的提升,观众愈发沉迷。如此,便在文艺和市场之间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的发展模式。可以说,近代上海戏曲活动的兴盛,几乎就是由商业化的经营方式所造就的。

地址:上海市延安西路726号20楼I室上海市双柏路528号电话:400-123-4567传真:+86-123-4567

Copyright(C)2013 版权所有 上海顺源印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印刷厂技术支持:海纳百川SEO工作室ICP备案编号:沪ICP备15006514号